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气东来

微小说 | 登陆账号:zgrrzg7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再见瓦城》赵德胤 X 吴可熙:有灵魂的角色,是懂得把自己放进生活  

2016-11-21 13:55:07|  分类: 说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再见瓦城》获得 53 届金马奖的 6 项提名,前几天传出获得法国亚眠影展「国际竞赛单元」最佳影片奖,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可以屡屡获得奖项评审青睐?我们相信,每一个灵魂的坚持,最终都会回归到自己本身,让我们看《再见瓦城》赵德胤导演和女主角吴可熙的对谈,如何看挑选演员这件事,如何在彼此相遇时,就认定就是他了!

 聊聊天 新锐导演与女演员谈电影与表演


赵德胤(左)

台湾科技大学设计研究所毕,出生于缅甸,16 岁到台湾念书,是目前少数以缅甸华人生活为拍摄主题的导演。执导的《冰毒》曾经代表台湾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。最新作品《再见瓦城》荣获第 53 届金马奖最佳影片、导演、原创剧本等六项提名。


吴可熙(右)

政治大学土耳其语文系毕,演出多部电影和舞台剧,2014 年以电影《冰毒》获得加拿大电影电视节最佳女主角奖,2015 年以短片《海上皇宫》获得东京短片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。最新作品《再见瓦城》荣获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提名。


许多中外名导都喜欢长期与同一位女演员合作,譬如侯孝贤与舒泣,小津安二郎与原节子。2011 年至 2014 年间,导演赵德胤以每部不到一万美元,拍摄期不超过十天的方式,拍了三部电影剧情长片《归来的人》、《穷人。榴槤。麻药。偷渡客》、《冰毒》,女主角吴可熙既是演员,也是幕后班底,今年两位以《再见瓦城》同时入围金马奖,特别邀请具有革命情感的两人,分享一起拍电影的历程。


小日子(简称问):两位是怎么认识的?


赵德胤(简称赵):2010 年我在拍金马电影学院短片《一个人主义》,在台湾电影人论坛上征求女演员,可熙来试镜。试镜之前,我只知道这个人可能是跳街舞的,她现在从装扮到整个人的状态改变很多。


她一进来,我就觉得这个人很忙,可能一天要去参加十几个试镜。我们导演举办试镜,不是看演员戏演得怎么样,而是去观察这个人在现实中的状态。台湾的电影产业没办法把一个演员从 0 变到 10,只能让演员从本质发挥出特色,再加上角色的力量,当然那时我们更没有这个能力。


但我觉得蛮好的是,她匆忙地一个人来,大包小包的,却马上就进入状况,因为那个角色是一个独立,懂得思考的女性,那天试了五、六十个人吧,就决定用她了。


吴可熙(简称吴):听听我的版本(笑)。在跟导演合作之前,前一年在一个网聚上见面,十个人在长桌上互相认识。那时他戴了顶鸭舌帽,问一些奇怪的问题,而且都不看你,感觉到他在想别的事情,口音又怪怪的,就这样结束了。一年后,那天我已去了三、四个地方试镜,回家走进电梯,突然接到制片的电话,问我可不可以30分钟内赶到新店,到达时我全身是汗而且很累,还要在那边停一分钟喘口气,很优雅地按门铃。


赵:但还是没办法伪装啦,这个人就是满身是汗,鞋子脏的,因为我有点洁癖。但她很厉害,一进来就很优雅地讨论什么是女性主义之类的,因为很少有演员可以跟导演讨论,我就觉得可能可以一起做做看。


第一个短片放映之后,也没去什么大影展,那种片就是要让导演或演员出去被看到嘛。如果我看中的演员别人觉得不好,那是我的问题,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变好,我觉得导演的专业就是在这一块。我就跟她讲说,大家都很熟了,如果不行我们再来拍一部短片,但短片也不好,我就拍长片,于是就拍了长片《归来的人》。


由于去缅甸拍,有些危险,就没有请她参与演出。但电影开场是在台北,就请可熙来帮忙侧拍,后来当我们在缅甸时,台北公司没人,于是又请她当行政。我们就是像哥儿们,拍片有时她打杂,不是这样的话,我们根本拍不了电影。


所以现在她跟我们的 Team 比较没有忌讳,不然一个女生跟着剧组三个男生,去到泰国和边境,如果是正常的体制会很麻烦,我觉得她可以适应不同的状况,也很强悍啦。


图说:吴可熙曾经一个人到泰国生活了 45 天,学习语言,在电影里,她看起来完全不像台北女孩。


问:可熙试镜之后,突然卷进了另一个电影世界,这样的工作方式应该跟你原本想像的是完全不同的路,有犹豫吗?


吴:因为刚开始认识导演,聊了很多,他跟我说他的故事,他的家人,他怎么来到台湾,16 岁以前发生了很多事情,我听完之后非常非常感动。而且我觉得我可以说,跟他们一样吃苦耐劳吗(笑)?


赵:差太多了吧,我是穷人家小孩,她是典型的台北小孩。


吴:对啦,我是没什么经济压力。那时拍完短片之后,瞬间跟导演建立了很强烈的信任感,我很相信他,后来去缅甸拍《冰毒》,当然会害怕,但是另一部分我觉得很兴奋,很刺激,某个程度我还蛮喜欢冒险,喜欢解决突发状况,在这当中会有成就感。就觉得这是一个缘分,只要我想要就会全心投入。


问:对导演来说,最看重的演员特质是?


赵:人品大过于才华。东方的导演据我了解,也包括李安导演、侯导,其实都是在看人。找演员是一种赌博,我找了吴可熙,搞不好她完全不行,我得从这个人的特质中,去判断是不是有可能把我想要的东西逼出来。人品就是华人的这些基本传统品德。


问:是一个人的质地?譬如朴实、单纯?


赵:对,因为我觉得演员是电影最重要的部分,我自己可以接受一个电影没有故事,不知道在干嘛,如果演员在里面的状态很好,我可以一直看下去,所以一部电影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就是演员在里面的状态,那个东西我们称之为表演,或是存在感。


图说:赵德胤说,他挑选演员,最看重的是一个人的质地和灵性,包括一个人的基础、体质、个性。


其实最好的表演是把 X 变成 X-或 X+,就都还是 X,我们并不是把 X 变成 Y 变成 Z。所以我看吴可熙她那时是一个跳嘻哈、街舞的女生,我看到的是她本质里的强悍,像电影里的缅甸乡下人,努力争取梦想,就像《再见瓦城》的女主角敢去 fighting,我看到那一块,才敢找她。但一般的看法就是,你是跳街舞的,那你就来跳街舞,演员演了一次高中生之后,一辈子都在演高中生。


那我为什么找柯震东来演阿国,一个很单纯、很朴拙的角色,因为我看到了他身上有这一块,我不太讲那是才华,而是质地,包括一个人的基础、体质、个性,很复杂的。


后面还有一块东西叫作灵性,她跟柯震东都有这种灵性跟悟性,会透过一场谈话感觉得到,所以我一定要跟演员亲自见面,我自己看演员最重要的是这一块。

接下来是开拍时,看我们之间的磁场有没有办法逼出来,如果逼不出来,可能是他没办法信任你,或是现场所有人的磁场不对。其实电影是假的,外在行为跟小朋友玩家家酒没有两样,但是最重要的是属于本质的东西,所以我们精疲力尽地要打造一个环境跟舞台,让真实感很强。


有时候演员一走进场景开始演戏时,旁边的助理都会流泪,那戏就会好,无论演员到底有没有名,电影资金有一亿美金还是十块钱,就不重要了。


问:可熙一路跟着导演,对于表演有不同的改变吗?


吴:跟导演合作,推翻了所有我以前对表演的认知,我以前也有剧场的经验,努力地上很多课。认识他之后瞬间发现,我完全不会表演,对表演的认知是比较表面的。但他让我思考表演和生活的本质是什么,演员是什么,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演员,我要的生活和我未来要的是什么,认识到很多很本质的东西。


这两三年,我一直在想办法练习和领悟他讲的,表演并不是炫耀或是要变成什么,反而是一种很舒服,很自然的状态。我不需要心急,因为以前会很焦虑,任何东西只要跟我当下的剧本或是表演没有关系,我就觉得不应该花时间,以前我所有时间都在练发音,学技巧。很习惯忽略生活上的一些细节。


但是当我了解什么是表演之后,反而可以很安静跟放松地去过我的生活。我在缅甸的街上碰到了一个老妈妈,跟她聊一、两小时,也不会焦虑。即使那不是我的角色要做的事情,都可以很从容很安静的,去面对我生命中所有碰到的人事物,这些都会变成养分,整个心就会比较安静下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